「颯彌亞。」

  在滿室的靜寂之中,冰炎聽到褚冥漾輕輕的呼喚,似火的透明冰晶伴著冰炎的嘆息四散在兩人的身周。

  「你想說什麼呢?」

  然後冰炎啟唇,但他沒有細聽自己究竟回答了什麼,只知道自己在心跳平穩的節奏中踏著盛滿月光的眷戀上前,逐步縮短著他與褚冥漾之間的距離,接著在只差一步就能觸碰到對方的時候,褚冥漾笑了起來,那震動空氣的微聲散逸在破碎的花香中。

  (學長、學長、學長――)

  在冰炎的凝視下,褚冥漾說:

  (明明就連微笑的溫度都不記得了。)

  「  ,    。」

  ×

  在多年之後,冰與炎的殿下和妖師褚冥漾都有了不同的成長,宛如妖師封閉了自己的內心般,冰與炎的殿下再也聽不到妖師的心。
  經歷了與鬼族的大戰後,他們於學院內各自升上大學,而後像是彼此約定好了一般,在大學畢業後相繼離開學院。

  於是,漸行漸遠。

  ×

  啪唦。

  啪唦。

  踩踏著一地枯黃落葉前進的聲響一下接著一下,一身深藍色衣袍的青年勾著微笑,緩緩的前進前進前進,任由身後所經之處留下的細小紅印成圓成線。
  即使未著履的光裸足底磨破了皮、蹭出了血,青年依舊沒有停下腳步,就像時間的流水潺潺前進,無論旁人說什麼都不會回首也不曾停留。

  ×

  「學長!」

  見冰炎醒來,褚冥漾收回手往後退了一步,沒敢說出他剛剛打算戳戳看冰炎難得毫無防備的睡臉,「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睡著啊,而且連個毯子都沒有,這樣會感冒欸……」
  「囉唆。」
  盯著褚冥漾的臉,在那剎那冰炎將眼前的少年和方才夢裡的青年身影重疊,屬於少年的青澀單純和青年極力隱藏的痛苦脆弱不安不斷在冰炎面前交互閃過,然後終結在少年如水般乾淨透明的氣息,在思緒混亂之際,少年的褚冥漾朝他伸出了手。
  「學長,你在發什麼呆啊……」
  視線逐漸聚焦,冰炎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將臉埋入掌心,全身冒出了冷汗。
  「學長?」
  幾秒鐘後,冰炎想起褚冥漾幾日前曾跟他提過的野餐邀約,雖然時間早了一點但冰炎還是逕自起身,走出黑館的大廳,「褚,走吧。」
  回應冰炎的是褚冥漾匆忙奔來的腳步聲,沒有詢問目的地也沒有對冰炎要去哪裡的疑惑,完全的信任。

  ×

  褚冥漾曾經以為日子會這麼下去,在學院內與千冬歲他們一同上下課、在週末的黑館睡到自然醒、然後偶爾和喵喵出去玩、在冰炎的陪同下回到原世界讓白鈴慈扭他可憐的耳朵……
  在事情發生後許多個春夏秋冬輪替,他不只一次想過,如果那名穿著和服的少女沒有在那個夜晚出現在他面前就好了、如果那名少女沒有告訴他那件事情就好了——如果、如果——

  ——如果他不是妖師,而颯彌亞.伊休洛.巴瑟蘭不是冰牙與焰谷的少主——

  或許他們真的能夠像冰炎曾告訴他的,幸福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弔 ゆな 的頭像
弔 ゆな

一往如昔。

弔 ゆ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