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回到租賃的房間後啪的一聲打開室內燈,玖深脫掉鞋子走進只有十幾坪的客廳,將手上的熱食放到木桌上,雖然很想啪嗒一聲倒在小沙發上,但一想到身上的氣味如果沾到上頭苦的還是自己,說什麼都要勉強自己拿好換洗衣物搖搖晃晃走到浴室沖洗。
  今天由虞夏領隊的攻堅救援任務並不算完美,被綁架的小男孩在警方衝進去之前就已經沒了呼吸,開了一個口的脖子不斷在放滿水的浴缸流出血,逮捕五人,一人逃亡不知去向。
  「好討厭……嗚啊快兩點了,哈啾!」擤了擤鼻子,玖深難得奢侈的放了熱水泡澡,連日來的工作壓的人喘不過氣,泡個澡精神比較舒暢,也讓人昏昏欲睡。
  「呼嚕嚕……哇誰!喔喔喔喔喔好冷!」
  「鈴――鈴――」突然大響的鈴聲嚇的玖深反射性跳起來,將水濺的小小的浴室內到處都是。
  「呃呃呃該不會是老大吧……」匆匆忙忙擦乾身體套上褲子衝出浴室接電話,卻欲哭無淚的發現對方已經切斷電話,只剩下嘟嘟嘟的提示音,而上頭顯示的號碼正是虞夏的手機。
  「嗚――明天肯定完蛋……不過老大半夜找我幹什麼……」

  ×

  「呃……老大。」隔天一早,台中警局風平浪靜的就這樣過去,但礙於昨天那通未接來電,玖深的神經一直緊繃著等待虞夏來興師問罪,在左等右等一個上午後,玖深趁著虞夏來拿鑑識報告正要踏出門口時問:「老大你昨天兩點多打給我有事嗎?」
  「打給你?沒有啊我沒有打給你。」拿著報告環胸站著,虞夏瞇起了眼,「如果你是打著拿有鬼來電找你你要收驚的算盤的話,門都沒有,工作一大堆還不快去!」
  嗚嗚嗚嗚嗚不然那是什麼誰假裝成老大打給他的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玖深腦內上演著孟克的吶喊。

 

  ×

  半夜不睡打打被嚇慘的啾深,我發誓我最想寫的不是啾深萌萌的慘叫(幹
  是誰呢是誰呢,我不知道啊哇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弔 ゆな 的頭像
弔 ゆな

一往如昔。

弔 ゆ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