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誰的微弱足音響起,伴隨著類似衣物拖曳在地的窸窣聲。

  

  一步,再一步,以稍嫌緩慢的速度往門房輕掩的書房走去。

 

  自幾乎佔滿整面牆的大片窗戶灑下的熾白光線讓在走廊行走的人身後延伸出一道道黑影,漆上墨色的松木格窗框儘管老舊卻被細心擦拭的毫無一點塵埃,除了位於走廊最後一間的書房純黑色的門扉微敞以外,其餘每一間都仔細關好了門,門板上描繪著各式各樣的細緻圖騰,幽紅、麥金、釉紫、草綠、褐粉、藍灰,每扇門一種顏色,而每種顏色又各自靜謐地疊印成形,或圓或方,或淺或深。

  

  潔白但並不刺眼的暖陽宛如被吸收又被投射出來一般,在門板上的圖飾摺摺生輝。

 
  宛如聖潔。

 

  輕輕吁出一口氣,那道足音的主人抬起頭,一雙不細看便會誤認成黑的深栗色眼眸盯著面前門板上的藍灰色花藤圖樣好一會,淺淺的勾起了微笑。

 

  「哎呀,每次看到花徽還是會很開心呢……我回來了。」

 

 

 

 

 

依然是毫無修飾的片段(⊃д⊂)
不忍說上次是快放學時候寫的這次是中午快吃飯前的那堂課ヽ(*´∀`*)ノ(麻煩反省一下好嗎
這篇大概正篇無望,反正再看看www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弔 ゆな 的頭像
弔 ゆな

一往如昔。

弔 ゆ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