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回到租賃的房間後啪的一聲打開室內燈,玖深脫掉鞋子走進只有十幾坪的客廳,將手上的熱食放到木桌上,雖然很想啪嗒一聲倒在小沙發上,但一想到身上的氣味如果沾到上頭苦的還是自己,說什麼都要勉強自己拿好換洗衣物搖搖晃晃走到浴室沖洗。
  今天由虞夏領隊的攻堅救援任務並不算完美,被綁架的小男孩在警方衝進去之前就已經沒了呼吸,開了一個口的脖子不斷在放滿水的浴缸流出血,逮捕五人,一人逃亡不知去向。

弔 ゆ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